大學嘉園多名業主因拒交物業費遭物業強拆水表

  連日來,菏澤大學嘉園的多位居民撥打本報熱線反映,因為對菏澤君信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管理服務不滿,部分業主采取拒繳物業費“對抗”。結果,物業強行卸走了多位業主的水表,說只有繳齊所欠物業費,才給重新安裝。連日來,部分堅定“對抗”業主的日常生活均在“斷水”中度過。
 
  小區內坑洼遍地,垃圾“頂尖”
 
  “家中斷水都8天了,現在盥洗、吃飯都成了問題,物業不想著從根本上解決小區的居住環境,卻采取這么極端的辦法‘催費’,太讓人憤怒、寒心了。”昨日,在菏澤大學嘉園,業主張愛菊(化名)氣憤地說。
 
  在去往業主張愛菊家的路上,記者注意到,該小區除大門口往里100米距離的道路還算平整外,其余的小區道路則“慘不忍睹”,裸露地基的坑洼、斷裂幾乎處處可見,且大部分已連成片,業主們只得小心翼翼地行走、如履薄冰。“剛下過兩場雨,這路還算好的,要不然,路上飛揚的塵土真能嗆壞人,還要時時小心路上不時被汽車輪胎擠壓飛崩出來的小石子,這可沒少傷了居民。”張愛菊說。
 
  記者還注意到,該小區2、3號等樓前的垃圾桶內,垃圾被塞得堆起“山尖”,垃圾桶周邊也是垃圾,嗆人的霉臭味和嗡嗡亂飛的蒼蠅讓人避之不及。“兩三天清理一次,這幾天還算好的,之前一周清理一次都算不錯了。尤其是夏天,一天天的不敢開窗透氣。”2號樓業主劉大姐告訴記者。她的說法,記者從其他多名業主那里得到印證。
 
  記者發現,小區內的綠化也“形同虛設”,由于缺少停車位,汽車亂停壓禿草地、開辟出來的成片菜地等毀綠現象隨處可見,部分業主為了保存自家樓前的綠地甚至使用了圍欄將草地圈圍起來;部分單元防盜門不是缺失就是損毀,有些業主兌錢換了防盜門。
 
  張愛菊居住在17號樓,鑲嵌在樓道轉角墻內的一處小鐵門被打開,內里有兩根和住戶家連接的水管管道,其中一處的水表被卸除,滴滴瀝瀝的水珠不斷滴落。在張愛菊家,盥洗間內是一盆盆一桶桶的水,甚至連洗衣機都被當做“儲水罐”。“物業給斷了水,我們只能從鄰居家借水用了。”張愛菊頗為無奈地說。
 
  業主:根本就沒想賴掉物業費,不過是督促他們做好服務
 
  “小區業主大部分是菏澤學院的老師。物業最初管理得還不錯,雖然房產證因為種種原因遲遲不能辦理,但道路還算完整、垃圾也能及時清理。但從2010年后,小區物業就開始‘偷懶’了,居住環境越來越差,業主怨聲載道,集體找過他們幾次都不管用。直到2014年下半年,業主才聯合起來開始不繳物業費。”業主成盼(化名)說。
 
  在此后的兩年“斗爭”中,部分業主或租住戶沒能頂住壓力繳納了物業費,至今堅持“死磕”被卸掉水表的業主多達近20戶。在張愛菊拿出的一份《卸除水表通知》單上,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:“卸除水表通知,戶號:17-xxx,姓名:張愛菊,該戶長期拖欠物業費,物業公司予以暫停供水服務并將水表拆除,直至繳清所欠物業費。如發現私自對接水管,按偷水處理。大學嘉園物業處,2016年6月8日。”
 
  “6月8日下午,物業的人來我家說,如果不繳拖欠的物業費,就要卸水表。我不讓,他們強行拆卸。我撥打了110,但即使民警來了,他們還是該卸的卸,不予理睬。”張愛菊氣憤地告訴記者,“每年680元的物業費一點兒都不多,我們根本就沒想賴掉這點兒錢,只是想通過此舉督促物業將服務做好,也多次轉告他們不繳物業費的理由,沒想到他們竟然采取如此過激的行為。”
 
  物業:停水實屬無奈,只為追繳物業費
 
  記者跟隨不斷聚集而來的多名業主趕到菏澤君信物業服務有限公司,并未見到物業管理處經理孫浩,只在辦工桌上發現4塊被卸下來的水表,濕漉漉的表面顯示,該水表被卸掉的時間并不久。“孫經理不在,不過,他交代你們把錢(欠的物業費)繳齊,我立馬給你們安裝水表。”該辦公室的一名水暖工告訴大家。
 
  記者電話聯系到孫浩。他表示:“說實在的,接手大學嘉園小區我也是后悔得不行。該小區存在頗多問題,像在建設施工中擅自更改規劃設計方案,導致業主的房產證遲遲不能辦理,還有小區內綠化土層深度、道路鋪設、車庫車位建設等均達不到驗收標準,造成目前居住環境日益惡化,而小區房屋、公用設施專用基金也遲遲不能到位,以上問題都不是我們能夠‘管控’的,而部分業主不明就里指責我們物業不作為,甚至以不繳納物業費為‘要挾’,我們是有心將小區管理得更好,但部分原因真的超出我們的管理范圍了。”
 
  孫浩還表示,至于垃圾不能及時清理,是因為附近的垃圾中轉站不接收該小區的生活垃圾,無奈之下,清理人員只能運往更遠的地方,這中間的開支又增加不少,再加上不少業主不繳納物業費,收支嚴重不平衡,才導致生活垃圾“存夠”再清理的現狀。
 
  “其實,此次卸水表催繳物業費實屬無奈之舉。他們絕大多數都已經拖欠了兩年以上的物業費,之前小區服務能力還能維系,但隨著他們人數的不斷擴大,我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。”孫浩告訴記者。
 
  律師:雙方做法都有過錯,溝通解決才是正道
 
  對于此問題,記者采訪了山東誠維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占軍。他表示,類似的業主與物業的糾紛并不少見,物業服務不到位,業主就不交物業費;業主不交物業費,物業就斷水或不給開通門卡。業主與物業的“戰爭”多種多樣。
 
  “在這件事上,大學嘉園小區業主的過錯是不交物業費。物業提供的是公共服務,如果不滿意,在小區業主委員會存在的情況下,可以向他們或相關單位科室反映,甚至可以通過業委會組織協調全體業主表決炒掉物業公司。”孫占軍說,此外,對于小區存在的固有問題也應通過法律途徑起訴責任單位,但不能用物業費當籌碼。
 
  “君信物業在這件事上的錯誤是不該拆掉業主的水表停止供水,因為物業公司沒有這個權力。”孫占軍表示,業主不交物業費,物業可以去法院起訴,但這種“以暴制暴”的方法屬違法行為。